wap for this page 欢迎访问 晨讯新闻网,早晨看新闻来这里。

当前位置:晨讯新闻网 > 科技 >

一个失独妈妈决定把女儿做成AI ... 科技

科技     来源:网络     发布:2020-01-19 09:45:19     手机版

亚洲健美先生,墨尔本天气,经典超级玛丽无敌版

摘要:在李杨的想象里,她可以带着AI陈瑾去任何地方:去咖啡馆,去济州岛看海,去澳大利亚,那里有懒懒的考拉和蹦蹦跳跳的袋鼠,或是土耳其,乘坐热气球看风景……她们可以一起旅行,一起说笑和分享美食,就像以前一样……


 

在李杨的想象里,她可以带着AI陈瑾去任何地方:去咖啡馆,去济州岛看海,去澳大利亚,那里有懒懒的考拉和蹦蹦跳跳的袋鼠,或是土耳其,乘坐热气球看风景 她们可以一起旅行,一起说笑和分享美食,就像以前一样。

如果有一种方法,能够让死后的亲人永远 留 在身边,大多数人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?

比如,用亲人的声音合成一个类似Siri的交互软件。它可以用逝去亲人的声音告诉你,今天天气是多少摄氏度,出门需要穿什么衣服,甚至可以用亲人的语气对人进行安慰和劝导,帮助家人慢慢从悲痛中走出来。

据社科院的研究,中国目前至少有100多万个失独家庭,而根据卫生部的数据,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7.6万的速度在增加。

在这个庞大的群体中,母亲李杨是特殊的一个。她想走一条没人走过的路。

她的女儿陈瑾因为T淋巴母细胞性淋巴瘤离开时,还不到15岁。

在李杨的描述里,女儿总是懂事的。她从来不因为无法出去玩而表现出不快,总是说,那就治好了再去吧。

女儿生病后,这个精致的上海女人开始有了白头发,她没有心思再打扮自己。生活的秩序随着疾病和死亡被打破,即使是最普通的愿望,最终也只能停在许下的那个时刻。

她想,如果可以把女儿带在身上就好了。那可能是一个应用了人工智能技术的小设备,也可能是一个手机上的APP,可以跟她打招呼,聊一聊当天的新闻,家里的趣事,而这一切都是以陈瑾的声音和思维方式展现出来的。

在李杨的想象里,她可以带着AI陈瑾去任何地方:去咖啡馆,去济州岛看海,去澳大利亚,那里有懒懒的考拉和蹦蹦跳跳的袋鼠,或是土耳其,乘坐热气球看风景 她们可以一起旅行,一起说笑和分享美食,就像以前一样。

2019年9月,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收到了来自李杨的一条求助私信: 你好,我有一件事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。我女儿已经故去,但我非常思念她,我是否可以把她的照片和视频发给你们,制作成以她的形象与我互动的软件?

私信发出后的半小时,李杨就收到了回复。对方告诉她,会立刻帮她询问一下,并留下了联系方式。

这是出乎她意料的结果。她原本以为,运营微博的都是机器人,没有人会真的看到那条消息,与其说是一项请求,那更接近一个情绪的树洞。因此,在收到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的邀请时,李杨毫不犹豫请了假。不久,她带着女儿的手机和日记本,从上海前往杭州,见到了首席科学家聂再清博士。

聂再清能够理解李杨的心情。五六岁的时候,宠爱他的奶奶去世了。老人没有留下一张照片,聂再清对她的印象只能残存在记忆里,随着岁月的流逝,记忆会慢慢淡去,但思念不会。

他觉得,如果有一种方法,可以把逝去的家人 留下来 ,对于生者而言,也是一种寄托。

但这个愿望的实现,并不容易。

在和聂再清团队会面的近三个小时中,李杨的期待值被一次次削弱。聂再清告诉李杨,以现有的技术,要达到她理想中的效果,非常困难。

很少有人会在亲人在世的时候,刻意留下影像资料,以备后续的需要。而清晰的录音实现是个性化语音合成技术(TTS)必备的素材。但试图将已故亲人的音频合成为AI,李杨并不是世界范围内的第一个人。

2016年,James Vlahos的父亲查出肺癌晚期,医生告知家人,他只剩几个月的生命了。James安排父亲利用这最后的几个月大量录音,讲述自己的生平故事,并用多达9万个词的语料库训练AI。这个聊天机器人,和一个被命名为 dadbot 的手机程序,赶在父亲离世前完成。后来,每当思念父亲时,James就会打开那个程序,和 虚拟父亲 聊上两句。有时, 虚拟父亲 还会唱上两句,这对James和他的家人来说,是莫大的安慰。

陈瑾的影音资料存在于智能手机录制的一些生活片段里,它们数量不多,并且大多有嘈杂的环境音。所有的片段加在一起,能够提取出来投入训练的语料,只有短短的两三分钟。这让AI训练变得难度极大。

和孩子一样,机器的学习也需要成长的时间。李杨是一位职场母亲,直到孩子生病,她才开始和女儿朝夕相处。她觉得自己对女儿的了解只有10%,而影像音频记录下来的陈瑾更少,只有5%。

这意味着无论技术团队如何攻坚,陈瑾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地被还原在AI里。

如果做一个类比, 虚拟陈瑾 是类似微软小冰或Siri的存在。当输入的语言超过AI的理解范围时,它会检索一个最接近的回答,然后反馈回去。聂再清团队担心,这种随机性会在一些情况下冒犯到李杨和她的家人。

为了避免这种情况,李杨和丈夫把女儿生前感兴趣的话题逐一列下来:吃播、大提琴、文具、咖啡、美食 然后科学家们会在这几个领域进行强化训练,保证虚拟陈瑾的回答是可控的。

但李杨说,就像孩子也会叛逆一样,她不在乎虚拟陈瑾偶尔的 冒犯 。陈瑾有时也会开玩笑地给妈妈 比中指 ,李杨觉得这是成长期孩子最正常的表现,把她当成朋友了,才会这么做, 毕恭毕敬反而假了。

在知晓了技术上的难度后,李杨只希望可以重新听到女儿的声音。哪怕不那么接近记忆中的样子也好。

在孩子离去后,李杨总觉得家里空空的。她觉得自己早起梳妆的时候,总该有一个女儿的声音在那里和她聊两句,但现在没有了。晚上回家的时候,也总该有一个小女孩在那里,跟她叽叽喳喳说班里的八卦,现在也没有了。

骤然停摆的不只是陈瑾的人生,也是整个家庭的生活。电影《地久天长》里有一句台词,是失独家庭共通的感受, 时间已经停止了,剩下的就是等着慢慢变老。 对于李杨而言,她想通过这种方式,找回离开的女儿,也找回失去的秩序感。

在国内,李杨是第一个做出这种选择的人,阿里巴巴此前从未处理过这样特殊的需求。

在技术之外,他们还有更多需要慎重考虑的事。

阿里发起的研究机构罗汉堂方面认为,今天的技术可以实现声音还原,未来可能就是影像还原,当这种虚拟的陪伴愈发真实,对于疗愈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?

归根结底,我们到底该如何面对挚爱的离去?是直面丧失,经过时间的流淌和恒久忍耐,重新面对生活;还是借助技术,永久地让亲人以虚拟的方式停留在身边?

但李杨认为,弥补遗憾是次要的想法,她首先认定了,这是一种疗愈的手段,和去看心理医生、去旅行消遣一样,最终目的是帮助整个家庭慢慢愈合,只不过用了新方法而已。

在阿里的科学家和社会学家两大门派联手讨论后,大家决定先无限期地暂缓交付AI产品给李杨。与此同时,他们花费了3个月的时间,帮助李杨合成了一段女儿的语音。

和李杨原先想象的不同,第一阶段的产品是一条长达20秒的音频,存在天猫精灵里。团队提取了陈瑾的音色,李杨可以通过语音唤醒智能音箱,播放女儿的朗读。

交付的那天,上海天气很好,是冬日里难得的晴天。阳光透过梧桐的叶子,落在桌椅和音箱上。女儿的声音放了出来,在这个不足50平方米的空间里回荡。

那是陈瑾写的一篇作文,记录了她和妈妈一起去爬山的故事。团队原本担心,时隔几个月后重新听到女儿的声音,会对李杨造成情绪上的冲击。但当音频播完后,她只是以平静的语气说,这条音频开头的语气,和女儿几乎一样。

经过三个月的研究和开发,最终做出的音频样本,距离李杨的设想还有一些差距。技术的调试需要时间,但更大的难度却存在于非技术层面。

为了评估这件事在技术之外的可行性,阿里巴巴罗汉堂找到了北师大的心理学家唐任之慧,在工作和研究的过程中,她接触到许多失独家庭。她形容白发人送黑发人, 是人间最痛的痛。

李杨总是表现得平静。在说起女儿时,她的声线里还是会带着笑意,和所有母亲在聊起女儿时一样,好像陈瑾只是出去玩了一趟,她很快就会回来。而心理学家却认为,这种 平静 其实意味着更深层次的压抑。

她解释了人们失去挚爱后的疗愈过程,通常分成五个阶段:拒绝、愤怒、协商、沮丧和接受。在 协商 的阶段,人们会企图通过一切方法,让时光倒流,回到悲剧发生以前。

聂再清和他带领的团队,是计算机技术上的专家,对于李杨的困境,他们有一种最朴素的共情。

在第一次会面时,阿里团队最担心的问题,是技术究竟能否帮到这位母亲。

李杨的回答则让团队下定决心,一起做一件在国内还没有人做过的事:用人工智能技术还原已逝亲人的音频,以达到告慰生者的目的。

她说: 我希望能够以这种方式和她产生交流,这也是我自己的治愈方式。

人工智能或许能在疗愈的过程中起到辅助作用,但最终能帮助人类的,还是人类。来源:人物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ahcxedu.com/keji/gxmllslsq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

上一篇: 7月11日亚洲380
下一篇: 省公安厅副厅长李明一行深入张掖市公安局甘州分局开展走访慰问

热门标签
    [:标签]

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,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,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,E-mail:ainba_cn@163.com
copyright © 2012-2019 www.ahcxedu.com 晨讯新闻网 - 晨讯新闻网,早晨看新闻来这里。